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法国归还中国32件春秋时期文物 将在甘肃展出

本报北京7月14日电(记者蒋肖斌) 国家文物局今天召开新闻发布会,确认经过中法两国友好磋商,法国已将原藏于法国国立吉美亚洲艺术博物馆的全部32件春秋时期秦国金饰片归还中国。为欢迎文物回家,“秦韵——大堡子山流失文物回归特展”将于7月20日在甘肃省博物馆开幕。  在新闻发布会上,甘肃省文物局副局长白坚介绍,这些金饰片出自甘肃礼县大堡子山遗址,距今已有2500年以上历史,至今仍有大批大堡子山珍贵文物流失在美国、英国、比利时、日本等国的私人藏家手中。此次归还的金饰片系上世纪90年代被盗挖走私出境后,由法国收藏家购买并捐给吉美博物馆。  从2005年开始,“海外流失文物调查项目”启动,将大堡子山列为重要项目进行系统研究,包括对被盗记录、案卷的回查,为文物追索工作奠定了基础。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透露,在流失文物追索工作中,会首先对已经进入国立博物馆的文物进行追索。为此,中法政府之间进行了多次沟通,法国政府也十分积极友好。2014年是中法建交50周年,国家文物局借机再次向法方提出能否促成文物回归。2014年7月,两国组成联合专家组赴甘肃调研,最终确认馆藏于吉美博物馆的金饰片属于大堡子山流失文物。  宋新潮说:“追索海外流失文物,最大的困难在于证据不足。如果是馆藏文物被盗,国际刑警都会出手,对方也会主动归还。但很多流失文物,我们无法证明它的来源。大堡子山文物能回家的优势在于,我们确认了它的身份。”  大堡子山流失文物的“回家”之路仍遇到难题——法国相关法律规定,国有财产不可转让。于是,在法国政府和捐赠者的支持下,吉美博物馆将金饰片先退还给两名捐赠者弗朗索瓦·皮诺和克里斯蒂安·戴迪耶,如此文物便退出了法国的国有藏品序列,再由捐赠者本人归还中国。4月13日,收藏家弗朗索瓦·皮诺将4件金质鸟归还中国(2013年,皮诺曾将私人收藏的圆明园青铜鼠首、兔首无偿捐赠给中国——记者注);5月13日,克里斯蒂安·戴迪耶也将28件金质片直接送到了中国国家文物局。  早在2008年,上海博物馆举办“胡盈莹、范季融藏中国古代青铜器展览”时,就发现展品中有秦公鼎等9件大堡子山流失文物。国家文物局与美籍华裔收藏家范季融沟通后,对方得知是流失文物,也在2009年主动将这批文物全部无偿归还。  宋新潮说:“促成流失文物的回归,政府只是一种力量,民间的支持也十分重要。但我们一贯反对民间回购被盗文物,之前的圆明园兽首也是如此。”宋新潮透露,目前国家文物局的调查报告掌握了81件明确为从大堡子山流失的文物,其中34件已知明确去向,“但这远非全部,据当地村民回忆,当年盗挖的还有用拖拉机拉走的大型青铜器,至今不知去向”。  本次举办的“秦韵——大堡子山流失文物回归特展”,将重点展示法方返还的32件金饰片,同时还有历年追缴回的大堡子山非法盗掘的文物61件(组),和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数次考古发掘文物48件(组),共计文物141件(组)。展览将持续至10月31日。(原标题:

【鼓励生育!台北台南市卫生局:即日起停售保险套】台湾的生育率已经降到全世界第二低,因此台南市卫生局宣布,上世纪80年代台湾社会提倡节育,卫生体系长期提供民众保险套或避孕药等避孕器材,但现在时代不同,并考量财务经济的有效运用,将不再贩售保险套。编辑:

齐鲁晚报7月16日讯 7月16日上午7点38分,已经停产一年半的日照岚山某化工厂的1000立方米液态烃球罐爆炸起火,截止目前已发生4次爆炸。日照消防已调集9个消防中队,23辆消防车、138名消防官兵到场正在全力扑救。  据悉,爆炸的化工厂叫日照石大科技石化有限公司位于日照市岚山区虎山镇西潘村北侧沿海路西侧,据说已有4个球罐爆炸,最先去救援的消防车未出来,在10里外的楼上,能感觉到很大的震感,周围的村民已紧急转移。除日照的消防部门前去救援外,市内7个企业消防队、青岛市消防支队已增援。目前暂无人员伤亡。  同时,也提醒市民安岚大桥日照方向已经封路了,过往的行人请注意安全。如果市民在道路行驶时遇到了前去救援的消防车请注意避让。

新华网北京7月20日电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十二届中央书记处书记,第十二届、十三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原副总理,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万里同志的遗体,将于22日在北京火化。  为悼念万里同志,22日,首都天安门、新华门、人民大会堂、外交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政府所在地,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各边境口岸、对外海空港口,中国驻外使领馆将下半旗志哀。 编辑:

六环内,通州区砖厂北里,厂房林立。每晚11点左右,一阵阵“嗷嗷”的惨叫声从厂房深处传出,划破寂静的夜空。  “这是猪被宰时,挣扎发出的叫声”,周边的居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噪音”。新京报记者连日蹲守调查发现,一辆河北牌照的货车,每天从养殖户手里收购约10头生猪,运至这个黑窝点宰杀,再将数千斤猪肉运至通州区的3个市场进行销售。  记者注意到,出自黑窝点的猪肉并未盖有检疫章,然而在通过区大运河花鸟市场,这些猪肉每天都能躲过市场管理方的检查,正常销售给前来买肉的市民。  6月18日,北京市食品药品稽查总队等多个部门的执法人员,对该窝点进行查抄,现场查处5名涉案人员和11头生猪,被查生猪每头都在250斤以上,看上去要比普通猪肿大。  北京市动物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现场采样后送到具有资质的实验室进行检测,发现这些生猪的猪肉水分严重超标,系“注水肉”,而且含瘦肉精。  蹊跷的是,当天执法现场并没有发现注水工具,“这些猪很可能在养殖或运输环节就出了问题,不排除是用泔水喂养。”相关部门称,追溯源头或涉及北京“泔水猪”缺乏监管、餐厨垃圾流向和处理等问题,而整治却经常面临执法难、“无罚则”等尴尬局面。  采写/新京报记者 吴振鹏 摄影/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摊贩打正规厂家招牌售便宜“白条猪”,经检测水分超标  6月16日凌晨5点30分,来往通州区大运河花鸟市场的货车多了起来,一辆河北车牌的货车停在了一猪肉销售摊位旁。  这辆银灰色的货车后排货架上没有任何遮挡,3头猪被切分成6大块,平放在货架上,货架上还放着几个不锈钢盆,里面装着猪头、猪肝等猪内脏。  车停在摊位编号16/17号摊旁,驾驶座上的男子下车后,拿起一件黑色风衣套在胸前,将一片片猪肉捧起,搬到肉摊上。  搬好一块,女摊主便会立刻对猪进行切割,整个过程持续了近半个小时。待货车开走时,摊位上已经摆满了切割好的前后腿肉、五花肉、排骨等。  “这都是正规厂家的肉,无注水”,当有顾客前来挑肉时,女摊主总会不断强调。同时摊位前还挂着“大红门冷鲜肉、无注水、放心肉”的横幅。大红门肉类食品公司(简称大红门公司)属北京二商局管理,系北京正规的生猪屠宰国企。  但曾在该摊位买过猪肉的市民周先生说,他有一次买一小块后腿肉,每斤售价10.5元竟要价25元。“这么小块肉怎么这么重,会不会是注水了?”  “售价本身就有问题,如果是正规肉,不可能在早市上卖到10.5元的低价”,大红门公司一位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北京正规生猪价格为14.5元左右,市场摊位上后腿肉最便宜的也在12元至13元之间。同时这个摊位跟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合作关系。  记者在16/17号摊位上买了两块每斤售价10.5元的后腿肉,送往通州潞城镇的大红门公司的自检实验室,经水分检测含水率分别为80.49%和79%,而用于比较的该公司所产鲜肉则为72.4%。同时正规屠宰厂宰杀的猪肉由于经过冷冻排酸环节,肉身有明显的冷冻感,但送检的肉肉质松散绵软。  “水分超标意味着这些肉是注水肉”,专业人员表示,“注水肉”除了增重损害消费者权益外,肉的品质也会降低。注入不洁净的水还会滋生细菌毒素,危及健康。  记者和大红门公司工作人员再次来到大运河花鸟市场,在16/17号摊位附近。运送猪肉的货车除了冀牌货车,还增加了京P7ZG82,两辆车前后卸了至少六头屠宰好的生猪到摊位上。  经观察,这些猪的肉身上都有紫色的一横一横的记号,但非常模糊。大红门公司工作人员解释,正规屠宰场出来的猪肉,身上都必须有紫色圆形的检疫章,如果没有正规检疫章的猪肉,一般出自私屠乱宰的黑窝点。    私宰黑窝点藏身厂房区;货车市场卸完肉再赴养殖场拉猪  这些“注水猪”来自哪里?记者寻着该辆挂着河北冀字车牌(简称冀牌货车)的货车一路追踪。  6月17日早上6点左右,在大运河花鸟市场卸完肉后,冀牌货车回到六环内通州区砖厂北里厂房区一个院子里,该片厂房区仅一个路口对接马路。冀牌货车所停的院子有两间平房,三面围墙,唯一的出入口右侧有一个大铁笼,里面有一只藏獒,院子里还有两只没有拴着的藏獒,陌生人根本无法靠近。  经蹲守记者发现,每晚11点左右,院子附近都能听到生猪被屠宰时发出的叫声,周边的居民称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噪音”。  每天凌晨5点钟左右,冀牌货车会装着屠宰好的生猪从平房区驶出,在花鸟市场卸完肉后,回到厂房区的院子,6点半左右又会驶出,从养殖户处收购生猪。  6月17日早上6点半,冀牌货车从土桥上了六环,一直往大兴方向开,该车在马驹桥东处出了高速后,多次在路边停靠,最终消失在大兴区留民营村内。记者探访了解到,这个村里聚集着不少私营养猪场。  留民营村一养猪场老板透露,村里的私人养殖场有猪要出圈,此前会联系“猪经纪”,通过“猪经纪”把猪卖到肉厂或者私人屠宰户。因为行情不好,很多猪经纪都不干了,如今一般都是谁需要,谁就直接上门买猪。“现在一般私人宰猪的都是江西过来的。”  据知情人士透露,收购完后,这些猪并没有到当地的检疫站进行检疫,而是直接拉回窝点进行屠宰,不仅收购价格比正规屠宰厂便宜,同时还能省去一笔检疫费。  下午6点左右,冀牌货车返回到砖厂北里,虽然车后盖了一层帆布,但仍能隐约看到装着的四五头生猪。大约一小时后,车上的生猪已经卸完,现场留下了强烈的猪粪味。    多部门联合执法查抄黑窝点;被查猪肉检出禁用“瘦肉精”  接到新京报记者反馈的线索后,北京市食品药品稽查总队、北京市动物卫生监督所、通州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通州区动物卫生监督所等多部门立即摸排,连续蹲守近30个小时后,最终将黑窝点锁定在冀牌货车停放的院子左侧一厂房内。  6月18日晚23时,猪叫声再次传出。执法人员叩开厂房大门。一股猪粪味扑面而来,地上血水横流,混杂着白色的猪毛。  近百平米大的厂房内,5名涉案人员正在对生猪进行屠宰,已经屠宰好的生猪切成两半,挂在铁杆上,有些刚退完毛。七八个切割好的猪头就放在铺满血水的地上,猪粪用四个大木桶装着,木桶上面放着不锈钢盆,盆里装着刚切割出来的猪内脏。  厂房里头有一个直径一米多的水泥坑,上面冒着热气,生猪在水泥坑煺毛后,直接放在地上进行屠宰。在一面格挡墙上,还放着数瓶紫药水,墙下的血水至少有两厘米深,凝固着,无法流动排出。  执法人员当场查获正在屠宰的生猪11头,以及猪下货(含头蹄)11套,共计1370公斤,收缴称重磅秤以及屠宰刀具8把。经证实,该场所并未取得《定点屠宰许可证》,涉案人员5名(均为外省籍人员)在该地进行屠宰分割,再将猪肉运往通州区3个市场进行销售。  当晚,执法人员查扣非法屠宰的生猪产品以及相关物品,涉案人员被带走进行调查。  北京市动物卫生监督所对所查抄的11头生猪进行取样检测,检测报告中显示,5个样本中,含水量全部超过现行国家标准。  按照2010年卫生部颁发的食品中水分的测定GB5009.3-2010要求,猪肉含水率小于等于77%,而查抄的生猪取样发现,含水率均超过77%,最高的甚至达到81%。  “81%的含水量已经相当高了”,北京市动物卫生监督所副所长吉鸿武介绍,当晚查抄后又隔了数小时,在第二天白天才对取样的肉类进行检测,此时肉中已经蒸发掉了一部分水分。  检测报告还显示,查抄的猪肉中,还检出沙丁胺醇,该物质属于“瘦肉精”。部分检测样本的沙丁胺醇的含量达每公斤94.75微克。  据了解,“瘦肉精”用在饲料中可以促进猪的增长,减少脂肪含量,提高瘦肉率,但对人体有害,食用含“瘦肉精”的猪肉可能出现头疼、恶心、呕吐等症状,严重的可导致死亡,食用“瘦肉精”中毒的情况屡有发生,目前在我国已经禁用。    黑窝点猪肉流向多个市场;摊贩“真假猪”混卖躲市场检查  5名涉案人员中,其中一名正是大运河花鸟市场上16/17号摊的摊主胡保花,来自江西。执法人员现场询问了解到,所屠宰分割的生猪是胡保花等涉案人员以7.8元每斤的价格,从通州区西集镇的养殖户手中购进。  据胡保花供述,当晚被查的11头生猪,并非全是她个人所有,与另外4名涉案人员属于“搭帮”屠宰。其一方面从正规屠宰厂购进检疫票等合法手续的生猪,同时会从养殖户处以较低价格购进生猪,“真假猪”混着卖。  6月19日清晨,通州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涉及的张辛庄市场、西集镇市场、大运河花鸟市场进行拉网式检查。当天共检查涉案市场的畜禽类经营户40户,对不能提供合法手续的351.5公斤肉制品予以查封扣押, 并对其经营的畜禽产品进行抽验送检。  据大运河花鸟市场管理处介绍,胡保花的摊位在被查前一天仍有正规的猪肉检疫票,但只有一张,数量显示为75公斤。但按照记者此前观察,该摊位每天切割的猪肉至少3头,每头在200斤以上。  该市场管理处工作人员称,在每天的例行检查中,并未严格根据检疫票上的数量,对销售摊位进行检查。“今后一定会票数一致,一旦发现违规,则对摊位进行清场。”  通州区食药监局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已经注意到,一些私屠乱宰黑窝点会将正规屠宰厂的肉混在一起销售,接下来将严格市场管理方,检疫票上的重量必须和实际放在摊位上销售的肉重一致。   被查猪被指泔水喂养;部分养猪户收泔水喂猪,形成产业链  记者注意到,在黑窝点,执法人员并无发现给猪注水用的针筒、水管等注水工具。“这些猪过于壮实,不太像纯饲料喂养,不排除泔水猪的可能”,吉鸿武分析,这批查获的生猪,极有可能在屠宰前就出现问题。  同样怀疑这批猪肉是“泔水猪”的,还有大红门公司的田总监。他发现,记者送检的从胡保花摊位上购买的两块后腿肉,肉色发黄亮着一层油色,用手指摁下去,还会摁出油脂和水分。  “泔水猪”是指餐厨垃圾未经处理,直接喂养的猪,由于“泔水猪”肉质差,发病率高,国家一直禁止养殖。此前有媒体曝光,北京京郊大兴、通州等地,存在多处“泔水猪”黑心养殖场。2011年北京市曾开展过泔水猪检查行动,两个多月共查出“泔水猪”超15000头。  6月24日,记者再次前往大兴区进行探访,发现北高村一养猪场内,立着几个泔水桶,有养猪户仍通过泔水喂猪。一名工人表示:“你每天能拉20桶泔水吗,能拉过来,我都给你消化掉。”  目前北京市餐厨垃圾都需要由具备收运资质的公司进行回收,餐馆并不能从中谋利,甚至还要交收运处理费。  近日,记者也曾发现,入夜后北京多个路段有泔水车在市区内收取泔水,这些车都是单排敞开或封闭的小面包车,一桶桶泔水直接堆放在后座,车上随处可见黑色的油污,“这些都是个体拉油的车。”  一名回收餐厨垃圾的业内人士介绍,泔水已形成产业链,有些商贩会以每桶(100公斤)10元左右的价格从餐厅手里回收泔水,再以40元每桶的价格卖给私人养殖户或者养猪场。“对于私人养殖户而言,喂泔水的成本比喂饲料低得多。”  北京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固体废弃物管理处公布的一组数字显示:虽然全市餐厨垃圾处理能力到2014年底已达每日2000多吨,但北京市有超过6.2万个餐饮服务单位,2014年餐厨垃圾产生量达到每日2600多吨。部分餐厨垃圾可能去向不明。    私人养猪难监管,法规存在漏洞;相关部门执法陷入尴尬  北京市周边养猪户并不少见,记者在大兴、通州多处发现私人养猪场。这些私人养猪户少则在院子里养四五头猪,多的甚至达到一二百头。  昨日,北京市食品药品稽查总队副总队长张岩称,目前,由食药部门牵头,联合相关部门,在养殖、屠宰、加工制作及流通领域,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在开展为期半年的“肉及肉制品专项整治”工作。张岩介绍,相关部门对“瘦肉精”的整治行动也一直在进行,全程强化“瘦肉精”源头管理,严厉打击违法生产、销售和使用“瘦肉精”的犯罪行为。  虽然打击不断,“瘦肉精”仍无法禁绝。就在上个月28日,北京市食药监局通报,在2014年国家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不合格产品中,涉及北京地区的有23个批次的产品,其中北京御香苑畜牧有限公司生产的御香苑牛林,被检出“瘦肉精”  记者了解到,国家现行法律并未禁止私人养猪,目前部分私人养猪户从养殖、屠宰、市场流通等环节都难以监管,相关执法部门工作人员也陷入执法难的尴尬。  “在养殖环节,泔水喂猪很难监管。目前,国家畜牧法只是规定,泔水未经高温处理,不能给动物进行喂养”,吉鸿武表示,实际过程中,很多养殖户在院子里放一个大锅,随便煮一下,就拿来喂食,很难鉴定是否经过高温处理。同时法律法规并没有明确规定,养殖户用未经处理的泔水进行喂养,将面临什么处罚。  据介绍,目前为了进一步规范京郊周边私人养猪场,取缔“泔水猪”,只能由当地政府联合多部门执法,通过城管、环保等部门,对私人养殖户所在地的用地合法性、是否违建、是否影响周边环境等问题进行查处。“毕竟,养猪不犯法啊,执法也不能一刀切。”  张岩认为,应将执法端口前移,多部门共同执法,综合治理才能有效查处“注水猪”、“泔水猪”情况。同时政府是否有可能设立特定的养殖区域,从源头上根治“注水猪”、“泔水猪”。      大红门肉类食品公司的工作人员介绍,除了专业检测肉的含水率外,市民在购买猪肉时也可通过以下方法辨别。  1.注水肉由于含水率高,取一张薄纸巾铺在肉身上,纸巾很快被浸湿,纸巾很难再完整地拿起来。如果肉身没有注水,纸巾铺上去,只会有一层油浸在上面,纸巾仍能完整地拿起来。  2.一般注水肉肉色较淡,用食指摁在肉身上,肉会挤出水分。同时注水肉由于经过一定时间后,水分会溢出,因此一块肉买回家后,放在碗里,几个小时后,肉身变形,水分会自然溢出。(原标题:追剿“注水猪”)编辑:

分类:利发国际

时间:2016-11-11 14:3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