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落马女官员:从鄙视送钱到不得不遵守游戏规则_利发国际娱乐场

铁窗外耀眼的阳光、欢叫的鸟儿,令张叶无比羡慕。  从一名小学教师到副处级领导干部,她原本是众多80后青年中的佼佼者,是亲人眼中的骄傲和精神支柱,可她因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在正当人生“展翅”之时,却“折翼”堕落。  2016年5月27日,贵州省铜仁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贪污罪判处张叶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40万元。    2012年,铜仁市投资促进局先后在广州、杭州、重庆、青岛、长沙等地设立招商分局,明确分局为财政全额预算管理的副县级事业单位,工作经费独立使用、独立核算、自行做账,并面向各行政、事业单位公开招考各分局局长。  时年10月,是张叶人生的拐点。  1981年出生于沿河县大山深处、拥有硕士研究生文凭、尚未成婚的张叶,以优异的成绩从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先后被任命为铜仁市投资促进局驻青岛、长沙分局的局长,成为一名年轻的副县级领导干部。  副县级的成功“跨栏”,让张叶信心爆棚。  青岛,又被誉为“东方瑞士”。来到青岛,繁华的商业,形形色色的老板,让张叶感到了自己的欠缺。  然而,她并没有把精力花在苦练内功、研究招商工作的内在规律上,而是急于把自己包装得“高、大、上”,认为这样才能“适应”新的工作岗位。  于是,她顶风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经常出入高档会所、酒楼“洽谈”合作,沉醉其中,不能自拔。  就这样,她逐渐被城市的繁华迷住了双眼,迷失了方向。    “对商务谈判的无限迷恋使我对商务礼仪、中西方用餐习惯、中国茶文化、咖啡等做了系统的学习和研究。”落马后,张叶忏悔说,在虚荣心的驱使下,她经常学习 功夫茶的泡制,请专业的教师分享传授茶文化、咖啡文化和红酒文化,这一切不为别的,只为搭上话,害怕别人说她不懂行,没有文化。  据张叶自述:“为了让客商放心,坐着舒心,我自己也觉得有面子,就买奥迪A4L。”很明显,车子大大超标。“认为自己好歹也是一个招商局长,为了招商局长那点面子和虚荣心,决定购房。”购房本来是一件正常的事,但用13万元的公款支付购房款,就不正常了。  在领导面前,张叶以拍胸脯的方式扮演着一个“好下属”、“好孩子”的角色。然而,当得知市委、市政府2013年10月要考核驻地招商工作时,她彻底慌了手脚。人没有认识几个,来铜仁投资的企业家一个也没对接上。几夜未眠后,她决定去北京“赌一把”。  张叶说:“到了北京,认为对方重要,就下‘赌注’,甚至直接以咖啡费、商务费等形式把现金送给对方。”  急功近利,外强中干;底气不足,方寸大乱。当2014年4月,她接到市政府5月举行长沙推介会的消息后,不是努力地分析形势,争取领导支持,而是采取了极其错误的方法开展工作。  据她自述:“生怕人数、规模达不到,被领导打板子,就提着茅台酒、高档烟等礼品去求企业家来参加推介会,有的还送上了现金等所谓的商务佣金。”  但是,张叶声称送出去的那些礼金礼物到底落到何处了呢?  法庭上,公诉人出示了奔波各地收集的证人证言:有的查无此人,有的称没收到过张叶送的礼品礼金,甚至有人称根本就不认识张叶。面对这些证据,张叶一次又一 次失声痛哭。张叶的领导、同事也称不知道张叶给人送礼的情况,并证实招商分局在工作开展中并无送人礼品、礼金的规定。张叶本人始终无法说明被其借支的公款 去向,更不能证明公款作为公务支出的性质。    公私要分明,公款不能私用,这是常识。然而,这些常识,在张叶面前形同虚设。  张叶把单位账户变成个人账户使用,故意将公款与私款混同使用,把公款当成个人的钱袋子,随取随用,单位的所有支出也变成“我说了算”。  2014年1月,张叶以要拜年为由,直接让财务人员取现金10万元交给自己,她把该10万元据为己有。同年2月,张叶用该笔公款中的2万元支付了自己购买商品房的定金,其余8万元被其作为春节期间的个人消费支出。  经查,2012年10月至2014年10月,张叶在先后担任铜仁市投资促进局驻青岛、长沙招商分局局长期间,共侵吞公款47万多元,其中13万元被其用于个人购房,34万多元被其用于个人其他支出。  公款私用必然留下蛛丝马迹。为掩盖事实,张叶想了一个自认为“高明”的办法——先后4次用他人身份证虚开烟酒茶等发票,到单位报销冲账。其中金额最大的一笔近23万元。      (担任市投资促进局驻青岛分局局长后)我主要负责在环渤海湾区域的招商引资工作。当我满怀信心走进北京,去一单位拜访争取援助的时候,人家看着我两手空空 往门口一站,只给了我一句:“请找你们××主任。”就再也不回头了。我下楼提上两瓶茅台再次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又是电话帮我联系论坛的 时间、地点、门票、邀请函,又是联系商会对接的副秘书长,等等。我的思想第一次受到致命的冲击:我也走上了一条俗得不能再俗的路。第二天,在见两位朋友 时,我说了昨日无助的举动,被他们批评了,他们说那就是“游戏规则”,一切都是以钱办事,看钱办事。在接下来的两天中,请人喝茶喝咖啡就成了常态,在送别 人好处费后得到的服务和帮助中,让我对自己最初的理解“朋友是相互帮助的,不计回报的”有些动摇,原来“天下真的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也就是我后来不断地 请人吃喝,送人钱财的起因。  2013年春节期间的调度会上,市委、市政府坚持考核时间为2013年10月,听到这个决定我彻底慌了手脚,人没有认识几个,来投资的企业家一个都没有对 接上。在几夜未眠后,春节后的3月9日,我决定去北京,一切成败关键都在此行一“赌”。到了北京,我联系之前认识的朋友和领导,争取他们的帮助。我见人, 只要觉得对方重要,我就下“赌注”,以咖啡费等方式封现金给对方,为的只是对方能多介绍几个朋友给我,能够帮我宣传。在几天的运作后,我觉得心中有底了, 也初步知道接下来工作路子怎么走了……这让我觉得钱花得值得,原本心中那点愧疚和担心荡然无存。这就是我从鄙视送钱送礼办事到“不得不遵守游戏规则”到最 后形成“惯性”的过程。自己最初的理念被撕得粉碎,这包括自己的灵魂。也就这样,我迷失在了这个时代里。  2013年2月,北京一老领导介绍9个客商来铜仁考察,我当时用一辆8万多(我们一直租的汽车)的车和一辆10万多的车机场接送,从东边到西边的考察我随 时陪同,小心翼翼地服务着。可人家回到北京后,向老领导反映车子质量太差,山路太危险,生命安全无法保障等,我被老领导批评了,说我不会办事。于是为了让 客商放心,坐着舒心,我自己也觉得有面子,就买奥迪车……为了招商局长那点面子和虚荣心,所谓的“尊严”占据了全部的思想。俗话说,人的潜能都是被挖掘出 来的,在今天我看来,我的虚荣心就是这样被“开发”出来的。  2013年4月后,从北方到南方工作,不管走到哪个企业家的办公室,人家都摆着功夫茶具,也泡着功夫茶与我们交谈、分享。有的客商喜欢喝红酒,我都会琢 磨。所以我就经常学习功夫茶的泡制,请专业的教师分享传授茶文化、咖啡文化和红酒文化,这一切不为别的,只为搭上话。从另一方面也是一种虚荣心驱使的表 现。后来,不管在铜仁还是长沙都是以送茶、品茶来沟通,害怕别人说我不懂行,没有文化。通过北京的关系联系各省市的朋友,通过一些高校的培训机构宣传推 介,无外乎体现一个“高端展示”的虚荣名声罢了;借助一些政府官员,对接外国企业家走进铜仁,参加几次外方的邀请洽谈,无外乎赚到一个“分局招商不仅面向 国内,也面向国际”的好评罢了,所有这些,都是我自己价值观出现了问题,在浮华时代忘记了青春的庄重承诺,忘记了“我是谁”,一出门就迷失了方向迷失了自 我。(摘自张叶忏悔书)  (秦锦 唐永湖)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责任编辑:

原标题:教学楼为何建在“采空塌陷区”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超 实习生 李攀《来源:中青在线》(2016年05月11日04版)  如果不是看到政府公布的“徐州市大型地质灾害隐患点信息”,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柳新镇魏庄小学校长韩明(化名)可能还不知道学校处于“采空地面塌陷区”。  5月9日,徐州市国土资源局联合相关部门举行“防灾减灾日”纪念活动,公布了“徐州市大型地质灾害隐患点信息”,该信息显示,21个地方属于“采空地面塌陷”,有两所小学列入其中,分别是铜山区柳新镇魏庄小学和铜山区柳新镇实验小学。  有关“采空地面塌陷”的危险早有警示。  一份2006年由铜山国土部门出具的资料显示,采空地面塌陷是人类采矿活动造成的。地面塌陷直接破坏地表附属物,毁坏农田,破坏地表景观,造成道路、桥梁、水利设施、管线等基础设施失效,造成房屋开裂甚至倒塌,严重的可能造成人员伤亡。  尽管如此,2008年,魏庄小学新建了3层教学楼。不久,教学楼被确定为“危楼”,所有小学生都禁止入内。而另一所实验小学也在2011年建了一幢新楼。    韩明所在的魏庄小学有5个年级,共406人;柳新镇实验小学有2100人。  他们所在的柳新镇是苏北著名的工业强镇,2004年财政收入首次突破亿元大关,成为苏北历史上第一个财政收入超亿元的镇。这一切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深埋于地下的“黑金”。  5月10日,魏庄村的一个村民指着小学门口绿油油的农田说:“这里曾经都是煤矿。”  魏庄小学共有两栋教学楼,主教学楼建于2006年,另一栋建于2008年。据韩明介绍,教学楼都是村大队筹资建设的。  相比于主教学楼,另一栋教学楼要冷清许多。3层楼房,目前只有一层的几间房子暂时作为教师办公室;二三层的多媒体教室、音乐教室门口的锁都已生锈。学校的一名教师说:“这个现在是危楼,不能用了。”  站在教学楼东侧可以看到该楼房已经倾斜。每层的通道和房梁上有多处开裂,3层通道上,有一半通道整个向下倾斜。该名老师说,后来上级教育部门找到检测机构,最终建议楼房不再使用。  当然,对于教学楼的质量问题,柳新镇相关负责人表示,可能建筑质量不过关。  柳新镇实验小学位于柳新镇,占地30亩。在校园操场附近,铜山区国土资源局立了一块“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标识。该校有一栋教学楼新建于2011年。据该校一名负责老师介绍,大楼新建之前原有3层教学楼,教学楼的墙壁和梁上开裂。学校担心有危险,但检测后发现其不属于危楼。但最终原教学楼被拆除,后来又专门建了一栋新教学楼。  早在多年前,该校就有“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标识,学校定期向铜山国土部门上报房屋开裂情况等信息。    魏庄小学的教学楼由当地施工队承建,但学校未出具地表沉降监测报告。  记者获得《铜山县地质灾害防治规划(2006-2020年)》(2010年,铜山县改为铜山区——记者注),该规划显示,据调查,铜山采空地面塌陷面积现状达79.96平方公里,在平面上分为12片,其中夹河煤矿——垞城煤矿塌陷区属于巨型塌陷。魏庄小学就属于垞城煤矿。  该资料显示,采空地面塌陷是铜山最普遍、最严重的矿山地质灾害。铜山地下开采煤等大中型矿山全部采用冒落式开采,即矿石采出后,采空区顶板全部垮落。因此,所有地下采矿区均产生地面塌陷或存在地面塌陷隐患。  该资料还介绍,对正在开采和将来开采的煤矿区来说,采空地面塌陷是必然发生的。对已塌陷区而言,往往还有一定的残余变形,如果受到外界因素扰动后,有发生活化塌陷的可能。  多年来,当地百姓对“采空塌陷”多有投诉纠纷,当地政府也不断组织迁移。当时数据显示,柳新等4个镇因灾迁移41个村庄,迁移人口约两万人,有14个村庄4834户居民房屋出现严重开裂,受灾人口达14850人,居民房屋大多已成危房,每年雨季都有不少房屋倒塌,危险性极大。  据韩明介绍,由于铁路规划覆盖现校址,学校将于2017年前后整校搬迁。  柳新镇实验小学向记者出示了《徐州市铜山县柳新镇部分地表沉降监测报告》,该报告的时间为2009年8月,由中国矿业大学开采损害防护研究所出具。  报告指出,2003年4月,铜山县柳新镇部分居民房屋及部分工厂出现不同程度的裂缝,附近有徐州市天能集团柳新煤矿。对房屋裂缝原因,双方存在争议,责任不清。实测资料表明,该区在2009年5月29日至8月1日的两个多月内没有下沉。  柳新镇实验小学的崔校长表示,有了这份报告,他们放心盖楼。但他坦言,他并不知道学校地下的真实情况,“这些都是煤矿企业的秘密”。有老师介绍,地下有50公分的高夯道,但具体离地面有多深,他也不知情。    5月10日,徐州市国土资源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公布的“徐州市大型地质灾害隐患点信息”是省级隐患点。经过拉网式排除,确定不同级别隐患点。  隐患点分为省、市、县3类,省级隐患点最严重。国土部门对他们进行定期观测,遇到风险会有紧急预案。目前,他们在墙壁上都安装裂缝警报器,定期收集“明白书”。  该负责人介绍,与石膏矿等一塌陷就是“天坑”不同,煤矿区的塌陷速度很缓慢,一年塌陷1~2毫米。“不是所有采空区都不能建设,选址前可以进行建设用地适宜性评价”。  中国矿业大学环境与测绘学院教授邓喀中说,在采空地面建房,要视具体条件而定,包括开采深度、厚度和方法等,但没有统一标准,因为每个地方的状况不同,要因地制宜。如果在开采以后建,要事先评估造成塌陷可能性大小,以及是否会造成建筑物损坏。建筑物结构也很重要,比如建筑物的高度、质量等因素。  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张玉林认为,在采煤塌陷区建教学楼是地方政府的失职。“学校开始建楼时就应该规划好,进行地质调查,应考虑到可能存在的问题。”张玉林称,既然已经建了,要么拆除,要么回填,但要衡量投入成本,并要考虑到学校的位置和学生上学的方便性等综合因素。责任编辑:

原标题:三峡枢纽再次大幅增加下泄 坝上水位加速消落  新华社宜昌5月15日电(记者 谭元斌)三峡水利枢纽15日再次大幅增加下泄,出库流量较长时间达到22000立方米每秒以上,再创今年以来新高。三峡水库坝上水位加速消落。  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发布的水情信息显示,15日14时,三峡水库出库流量22100立方米每秒,15日20时,三峡水库出库流量22300立方米每秒,与14日的峰值相比,均增加了2000立方米每秒以上。  14日、15日,三峡水库出库流量均达到20000立方米每秒以上,这是三峡水库2003年开展蓄水以来首次。  受三峡枢纽大幅增加下泄影响,三峡水库坝上水位加速消落。15日2时至15日20时,三峡水库坝上水位消落高度达0.66米。  15日20时,三峡水库坝上水位154.17米,已进入消落至防洪限制水位的最后十米范围内;溪洛渡水库坝上水位548.28米,已低于防洪限制水位超过10米;向家坝水库坝上水位378.07米,仍处于消落至防洪限制水位的最后九米范围内。  目前,三峡集团正加紧在葛洲坝-三峡-溪洛渡-向家坝梯级水利枢纽和高坝洲-隔河岩-水布垭梯级水利枢纽开展防汛再检查、再排查工作。责任编辑:

5月17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重庆市水利局党组织副书记、副局长、总工程师冀春楼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水利系统又一位官员应声落马,再次引发人们对“清水衙门”中腐败现象的关注。  “清水衙门”往往指那些行政权力不大,经手钱财少,难以捞到“油水”的部门。由于人们往往会觉得“清水衙门”出不了问题,因而平时更容易脱离监管者的视线。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v)梳理发现,只要为官者“贪心不死”,不管是否在“清水衙门”任职,都有可能在岗位上“雁过拔毛”。   近年来,随着国家对水利项目投资力度的不断加大,一些腐败分子在“清水衙门”中看到了“甜头”。  据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v)不完全梳理,十八大以来,水利系统中落马的厅局级及其以上官员已有近十位,被处理的涉及腐败人员,不仅有部委官员,也有地方水利系统的领导干部。  2013年1月29日,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吕英明因严重违纪被纪检部门立案检查。他也被称作十八大后广东省第一个被“双规”的厅级干部。  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1月至2012年5月间,吕英明在任省水利厅副厅长时滥用职权,违法批准某些企业的河道采砂许可证延期,导致西江河道被严重破坏、国家巨额的经济损失。  相信大家没有忘记马超群,曾任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总经理、秦皇岛市城管局副调研员,副处级。2014年因涉嫌贪污被带走调查。  在反腐风暴中,副处级官员落马一般掀不起半点涟漪,但马超群不一样,纪检人员从他家里被搜出上亿元现金,37千克黄金,68套房产手续。  “自来水维护站”、“水质监测中心”“自来水公司驻点办公室”……据北戴河区政府一位干部介绍,马超群以官网建设费用等名义,打着这些旗号,向新建的楼盘开发商要房子,给几套房子就通水。  据新华社报道,河北省委领导表示,一个区的供水公司总经理,贪腐数额如此巨大,这样的贪腐行径就发生在群众身边,民怨沸腾,“不查不抓,天理不容”。  看来,贪污受贿及金额和职务高级不成正比,还得看人品和官品。  去年,河南省纪委通报了42起涉及水利的典型案例;湖北省荆门市人民检察院反贪部门开展查办水利系统贪污贿赂犯罪专项行动,也立案查处贪污贿赂犯罪案件13件13人。  另外,《江西省委关于中央第八巡视组反馈意见整改情况的通报》在针对“水利建设资金使用过程中,存在严重权钱交易、贪污贿赂等问题”中指出,2013年7月以来,江西省共查办水利系统违纪违法案件24件,结案13件,处分13人,严肃查办了金溪县原副县长徐俊、资溪县水利局原局长魏鲁义插手水利建设项目等问题。  据新华社2014年9月23日报道, 从“一把手”到普通干部都从水利工程中“渔利”,158人涉案,收缴违纪违法款7600余万元。近年来,江西省九江市纪委联合公安、检察等部门的“捕鱼行动”,“打捞”出以九江市水利局原党委书记、局长裴木春为首的水利系统腐败窝案。  如此庞大的一个贪官队伍,着实让人震惊。  有分析指出,“十一五”以来,在水利领域的腐败问题较为频繁,且被处理的涉及腐败人员,从单个领导干部,到一般机关工作人员,甚至是农村基层组织人员,已然形成了自上而下的一条完整利益链。    地质实验测试机构被一些人认为是“清水衙门”。  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v)注意到,只要“贪心不死”,在“清水衙门”中也能找到“大肥肉”。  广东省地质实验测试中心原副主任兼珠宝玉石及贵金属检验站原站长郭清宏、原副站长曹姝旻二人就找到了“大肥肉”。  今年年初,二人共涉嫌贪污600多万元在广州中院受审。已公开的纪检监察材料显示,郭清宏、曹姝旻是小官巨贪的典型,他们曾私设“小金库”金额高达1.68亿元,在被审计期间,为逃避调查,亲自参与和指使他人销毁“小金库”涉及的财务资料。  公开简历信息显示,郭清宏1966年出生于安徽省宁国县,博士研究生学历,高级工程师,2004年当选广东省政协委员,案发时任广东省地质局下属广东省地质实验测试中心副主任兼珠宝玉石及贵金属检测站站长,是副处级干部。曹姝旻比郭清宏小三岁,出生于上海,也是博士学历,高级工程师,案发时任珠宝检测站副站长。  2014年11月,广东省监察厅派驻省国土厅监察室对郭清宏、曹姝旻违纪问题立案调查。2015年2月,两人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据《羊城晚报》报道,二人涉案金额之大,在省直单位的下属机构中实属罕见,是“小官巨贪”的典型。    在很多人看来,人大机关不直接批项目、不管资金,没有权力寻租和腐败的空间,是典型的“清水衙门”。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今年4月份报道,因所在部门干部违纪,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秘书局副局长张新民两次被中央纪委驻全国人大机关纪检组约谈。  “以前总觉得全国人大机关是‘清水衙门’,出不了‘问题’。没想到纪检组来了后,用身边人身边事‘颠覆’了这种认识。”说起约谈经历,张新民感触颇深。  然而,人大系统这个“清水衙门”的管理和监督却并不简单。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v)了解到,全国人大机关党员干部队伍大,省部级和局级干部人数多;既有代表大会专门委员会机关,又有常委会工作委员会,还有常委会办公厅各局室和直属事业单位,这三类机构运转模式各不相同,管理起来更加复杂;直接为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立法权、监督权服务,同样面临着很大的廉政风险。  2014年1月,宜春中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新余市原人大党组书记、人大主任周建华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在被“双规”后,周建华也曾在一份悔过书中提及,“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有清白做官、干净做事的自我要求。”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调到地级市新余后,周建华任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上述报道还称,周建华曾公开与新余市委书记李安泽抬杠唱反调,一是要求人大办公楼单独选址另建,此事因人大的几位副主任一致反对而流产;二是市委提名需提交人大通过的人选,若提名对象不去周建华那里汇报工作、联络感情的话,人大就会迟迟不研究表决通过。据了解,在周案中,由于被迫“烧香进贡”而受到处分的有10多人。  法院二审判决书显示,周建华近年来收钱的胃口非常大。最大一笔受贿款项来自新余市中创矿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付敏。付敏曾付170万元用于周建华为妻子梁某购买一栋别墅、150万元用于为前妻在上海购房。此外,付敏还前后给了350万和100万给周建华炒股,共计770万元。付敏甚至称,“后来我都不想送了,我给他的已经够多了。”   提起“人民防空办公室”这个名字,不少人可能会感觉陌生,没有人会否认它的“清水衙门”身份。在河北省保定市,正是这样一个有点“冷僻”的单位,却曝出了令人震惊的集体腐败窝案,多名原任、现任领导,中层业务骨干和掌握实权的工作人员都深陷窝案之中。  今年2月18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冷衙门”的“生意经”》一文,披露了河北省保定市人防系统腐败窝案,自2014年7月以来,保定这一市级人防办,就有原党组书记、主任李铁柱等16人被查处,9人被移送司法机关。  文章披露,李铁柱曾有过辉煌的过去:15岁当兵,18岁入党,20岁提干。1993年,还不满40岁的他就成为保定地委组织部的副部长。在组织的悉心栽培下,他原本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成就更大的事业。  然而自1996年调任“清水衙门”保定市人防办党组书记、主任以来,他颇感失落。  后来,根据省、市政府的部署安排,人防办承担起了负责收取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对民用建筑修建防空地下工程进行审批等职能。渐渐地,一些建设单位和开发商开始找上门来,曾经冷清的人防办变得热闹起来。  一些开发商找他办事后送现金,他都坦然接受,觉得不收白不收,在欲望的泥淖中越陷越深。  作为人防办主任,他经常违反议事规则,不仅在自己主持的会议上随心所欲作出决定,而且人防范围内所有事情,他都能一句话“摆平”。只要他打了招呼、下了指令,人防工程涉及的行政审批、质量验收等都会一路绿灯。  他还向组织交代,自己曾利用父亲去世、儿子结婚等婚丧喜庆事宜大肆敛财。  值得一提的是,人防办副调研员国惠仙,人防办的“老资格”,在人防办工作了30多年,绝大部分时间负责工程处(原工程科)的业务。她一直是人防办的“业务大拿”,专业素质过硬,曾多次被评为省、市级先进个人,所分管的处室连年被评为先进单位。  2006年5月,李铁柱应某地产公司总经理赵某请求,授意国惠仙在人防工程审批时对该公司××花园项目“予以照顾”。按照李铁柱的意见,市人防办为该项目的人防工程少批8500平方米,降级批建9840平方米。为感谢李铁柱的帮助,赵某送上一大笔现金和一套门脸房。  由于轮岗交流制度未落实,国惠仙任工程处处长近10年,提拔为副调研员后分管人防工程审批及验收工作长达15年之久。2010年,组织上考虑提拔国惠仙为正县级调研员,可她却怕职务变动后,调整工作分工,不再分管工程审批、质监、验收等工作,主动放弃了晋升机会。  “一个非主流的‘冷衙门’,由于领导干部信念动摇、贪欲膨胀,加之监管不力、制度建设相对滞后,竟摇身变为油水丰厚、炙手可热的“独立王国”,最终出现‘查处一案、挖出一窝、带出一串’的腐败‘破窗效应’,其中的教训,值得深刻反思。”上述文章指出。    与掌握巨额资金和重大审批权的部门相比,动物园可谓名副其实的“清水衙门”,但“动物园里也有贪官”,而且数额相当了得。  那么,这个“清水衙门”的贪官是怎么敛财的呢?观海解局(ID:guanhaijiejv)带你去了解北京的一位动物园副园长。  肖绍祥,北京动物园原副园长、北京市陶然亭公园管理处园长。2014年7月因涉嫌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北京市检二分院提起公诉。2014年8月20日由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公诉机关指控,2005年4月至2012年6月间,肖绍祥利用担任北京动物园副园长、陶然亭公园管理处园长,主管动物园基建、110千伏输变电站拆迁、草库拆迁等工作的职务便利,在北京动物园兽舍改造、陶然亭公园玉虹桥改建及休息游廊工程项目中,采取先向中标、施工单位全额或多支付工程款,要求上述单位开具发票入账,然后采取要求上述单位返还部分或多支付的工程款、指使下属以动物园职工宿舍厕所和小院的名义向拆迁公司索要补偿、出具虚假委托书、虚开发票等手段,将返还的工程款、拆迁公司申领的补偿款、拆迁方补偿给单位的拆迁补偿款、从公园领取的转账支票等款项存入其个人实际控制的北京田龙飞宇雕刻艺术品经营部账户,并将其中部分或全部侵吞,共计非法占有公共财物1400余万元。  2007年至2008年间,肖绍祥利用担任北京动物园副园长并主管该园基建工作的职务便利,为北京某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在承揽北京动物园基建工程方面提供帮助,并于2008年1月收受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尤某给予的10万元好处费。  此外,肖绍祥于案发前,其个人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特别巨大,其本人不能说明合法来源的部分共计800余万元。  在北京动物园兽舍改造工程等六个招投标项目中,涉嫌侵吞1005万元。在草库拆迁工作中,将200万据为己有。利用担任北京市陶然亭公园管理处园长的职务便利,在公园玉虹桥改建项目中,将工程款137.3万元侵吞。侵吞陶然亭公园职工风筝节奖金12850元。  看出来了吧,贪污不论多少,只要有机会他一定不会放过——他可以收受园内基建施工单位的七位数回扣,也会用假发票多领取1万多元的职工风筝节奖金。  检察官在庭后说,肖绍祥是处级领导,此案属于典型的“小官巨腐”。动物园账目管理混乱,通过基建科和财务科的工作人员证言可以看出,他们很多人都知道肖绍祥一直违反财务制度,但不清楚钱被肖绍祥个人侵吞了。  近几年里,中纪委官网和《中国纪检监察报》已多次发文警示人防、信访、气象、农林牧副渔等领域“冷水衙门”腐败现象,而环保、统计等系统的腐败也曾被人民日报等媒体报道,称从“清水衙门”变为“油水衙门”。   根据公众以往的认知,农技站无疑也属于“清水衙门”,甚至有些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部门。  重庆市永川区农机补贴腐败案,却揭露出惊人的腐败黑幕:一张常用农机具秧盘国家补贴2毛5分,农技推广站先提1毛8分,站长再拿3分,剩下的4分留给骗取补贴的合谋企业。调查显示:从2009年开始,永川区农技推广站原站长周忠友、原副站长凌玲和一名企业老板共谋,仅秧盘一项就虚报销量188万余张,骗取专项补贴46.2万元。  2011年重庆检察机关挖出农机补助领域职务犯罪案39件61人,涉案金额有3396万余元。  为了强农、惠农、富农,近年来,国家不断加大补贴力度。一些农机主管部门负责人勾结商家,编造虚假购机信息“打劫”补贴,让国家巨额投入“打水漂”。  农机具大到插秧机,小到秧盘,都能被贪出花样。  从2009年开始,周忠友、原副站长凌玲和一家塑料包装厂负责人郭富银共谋,仅秧盘一项就虚报销量188万余张,骗取专项补贴46.2万元。骗得补助后,该农技站、站长、商家三方按比例分成。  永川区检察院侦查查明,周忠友等人还利用各省农机补助政策的差异牟利。如一款常见的四行插秧机,每台市场售价2万余元,在重庆可补贴85%,实际售价3000余元;在江苏只补贴30%,实际售价14000余元。  周忠友等人以“本地价”搞到20台该款插秧机,伪造水稻机械插秧跨区作业协议,以每台7200元的价格倒卖到江苏,赚8万余元,导致国家农机补贴资金损失36.8万元。经永川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周忠友、凌玲、郭富银分别被法院一审判处2年至16年不等有期徒刑。  据新华社报道,重庆市检察院相关负责人说,申请农机补贴时,一般要农户和政府部门签购置协议,并由经销商出具发票。一些农机主管部门简化程序,规定只要经销商提供购机农户的身份证、人机合一照片和机器代码,就能网上申报补贴。农机主管部门审核后,出具结算确认清单,商家就能到财政部门结算补贴金了。这给农机主管部门和商家联手造假以可乘之机。  检察官表示,“农机腐败”现象中,单位犯罪也比较突出,个人的贪污、受贿常常借单位收回扣作掩饰,形成了农机生产商、经销商、农机管理部门、部门负责人共同窃取农机补贴款的利益链。    对于“清水衙门”中的腐败现象,《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指出,纵观发生于“清水衙门”的腐败丑闻,其贪腐手段并无多少高明之处。腐败分子主观上基于“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功利化认知,“靠山吃山”、“雁过拔毛”就成为其惯用的贪占伎俩;从客观环境而论,国家关注民生诉求、加大文教体投入的政策扶持走向,让“清水衙门”有了千载难逢的“肥差”机遇;就内部监管而言,一把手说了算的权力独揽和暗箱操作,也助推了“清水衙门”官员搅浑水、捞油水的发财企图。  文章认为,“清水衙门”贪腐案频发,既透视出腐败分子的机关算尽和无孔不入,也说明了反腐败斗争的严峻形势和任重道远。这就需要我们秉持反腐败无死角、无禁区、无盲区的零容忍态度,无论部门“冷热”、权力大小,都应该纳入监管视野,切实做到有腐必反、严惩不贷,警钟长鸣、除恶务尽。  稿件统筹/纪欣  文/法制晚报记者 温如军责任编辑:

原标题:7人受贿超8000万元 河北一社区居委会干部集体“翻船”  新华社石家庄6月10日专电(记者杨帆)记者日前从河北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了解到,石家庄市裕华区位同社区7名干部因受贿集体“翻船”,收受的贿赂款项总计超过8000万元。  经检察机关查明,石家庄市裕华区位同社区原党支部书记马长江、原社区居委会主任邢君海、居委会委员侯志永、妇联会主任李蕊、原社区居委会书记兼主任苏志 刚等7人,在2009年至2011年间,借社区城中村改造,利用职务之便多次收受石家庄锐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贿赂款共计8000多万元。  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兼反贪局局长崔少波介绍,2014年12月和2015年3月,苏志刚和马长江、邢君海等7人因涉嫌受贿罪已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今年4月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开庭审理此案,现正等待判决。责任编辑:

分类:利发国际娱乐场

时间:2016-04-07 11:1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