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英媒:有中国人以为踩踏事故只在印度发生

外媒称,中国官方媒体和公众1月2日批评政府和警方未能避免造成36人死亡的上海新年前夜踩踏事件,损害了上海作为现代中国的国际金融中心的形象。  据路透社1月2日电报道,新华社在一篇英文评论中说:“发生在中国金融中心上海的这场灾难提醒人们,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仍然是一个社会管理薄弱的发展中国家。”  上海民众也赞同上述说法。38岁的上海居民唐立峰(音)说:“缺少足够的治安管理和规划。看到上海这样一个大城市发生踩踏事件真令人悲哀。”  警方尚未就事件原因给出什么说法,只说调查正在进行中。但警方否认了有关外滩某酒吧抛撒代金券诱发踩踏事件的报道,将人们关注的焦点转移到了观景平台人流量太大的问题上。  对于这个竞争对手,许多中国人都怀有优越感。  中国某工程公司经理程道林(音)在微博上写道:“我原以为这样的踩踏事件只会发生在朝圣的印度人身上。”还有一位微博用户写道:“在那一夜,中国变得像是印度,而上海变得像是孟买。

中新网1月13日电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国民党“立法委员”蔡正元13日表示,台北市长柯文哲官已够大,奉劝柯文哲“嚣张没落魄久”,很多事应遵守标准作业程序。  外传柯文哲的父母借钱给柯文哲买房遭查税,柯文哲12日说,请税务部门“够大的人出来解释,我再决定怎么回应”。  蔡正元上午在“立法院”受访表示,柯文哲官已够大,“是不是要叫马英九跟他讲?”奉劝柯文哲“嚣张没落魄久”,很多事还是要遵守正常程序。编辑:

新华网呼和浩特1月4日电(记者李云平) 来自内蒙古自治区公安部门的最新消息,乌海市警方近期成功端掉3个生产销售毒豆芽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4人,收缴并销毁5吨毒豆芽。  据介绍,2014年11月,乌海市警方在乌海市海南区集贸市场发现疑似添加有毒有害物质的豆芽,送到权威机构检测后发现,豆芽中均含有4-氯苯氧乙酸钠、6-苄基腺嘌呤等国家明令禁止用于食品生产的添加剂,属于有毒有害食品。  当地警方迅速组成专案组,通过侦查锁定隐蔽在深山中的3处生产销售毒豆芽窝点,一举捣毁这3处窝点,当场抓获犯罪嫌疑人4人,搜出“无根剂”“AB粉”“泡豆王”等有害化学物质,查获成品毒豆芽5吨。  据犯罪嫌疑人刘某等4人供认,他们于3年前流窜至乌海市海南区,租赁偏远地方的温室大棚或闲置房屋,长期通过添加“无根剂”等有害物质生产豆芽,并在周边地区进行销售,每天的销售量达1500多公斤。  目前,犯罪嫌疑人刘某等2人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另2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取保候审,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原标题:内蒙古警方查获5吨毒豆芽)编辑:

日前,河南省人民检察院决定,依法对河南省农科院原党委书记郭鹏亮(正厅级)涉嫌受贿犯罪决定逮捕,依法指定河南省驻马店市人民检察院管辖。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原标题:

本报记者 张国 王烨捷 周凯  这是一个狂欢的时刻,也是一个悲伤的时刻。  上海这座中国最繁华都市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迎来了2015年新年:潮水般的民众聚在黄浦江畔的外滩为新年倒计时,在新年还有大约25分钟就要到来的时候,死神首先来到这里,制造了一起严重的踩踏事件。  根据上海市政府1月1日陆续通报的消息,发生在外滩陈毅广场的踩踏事件造成了至少36名遇难者和为数更多的伤者。  与众多的世界级城市一样,这座摩登都会引入和发明了许多迎接新年的热闹花样,“外滩倒数”是其中广受欢迎的一种。在问答网站上,有人在比较上海外滩跨年倒计时与伦敦泰晤士河的活动哪一个更精彩。  因此,2014年的最后一夜,这个城市有灯光秀、音乐会、商场打折、酒吧派对、寺院撞钟,还有散布在城市各处规模不等的“倒计时”活动。  这一次,新年的倒计时与生命的倒计时同步进行。那些在狂欢的人群眼皮底下倒下、被现场施救、被送往急诊室但最终无法挽回的生命,憧憬着新年,却再也见不到新年的模样。  2014年12月31日白天,上海市政府在官方网站的“便民提示”栏目,发出了一则“当日提醒”:今年外滩地区不举行大规模迎新年倒计时活动。  市政府的提醒看起来很难影响人们走出家门的热情。作为上海必游之地的外滩历来是此类庆典的中心——在这里,上海的繁盛一览无余。据上海市政府上一个元旦发布的消息,2014年上海新年倒计时活动的灯光秀,吸引了大约30万人在场。从外滩能够看到地标性的东方明珠电视塔,而那里跨年夜的安排包括明星演唱会、灯光秀和倒计时活动。  在建的沪上第一高楼上海中心也已彩排过亮灯仪式,从彩排可以看出,最盛大的时刻,它将会变成一棵“632米高的圣诞树”。  此前一天,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在微博上就发布了一些跨年活动预告,提醒人们“何必宅在家做安静美男子、美女子”?一个在两天内反复被推广的活动是“梦圆中国、活力上海”主题的“5D灯光秀”。它位于外滩的起点、黄浦江与苏州河交汇处的外滩源文化广场。  灯光秀是在外滩举办了4年的跨年“传统节目”,往年造成了巨大交通负荷,今年的外滩取消了灯光秀,改在大约距陈毅广场500米外的外滩源举行,规模缩至2000多人,并且凭票入场。上海市政府新闻办表示:“5年来,上海新年倒计时活动已经成为展示上海国际大都市形象的重要品牌,成为一年一度市民游客期待的年末盛事。”  为了满足“跨年”出行需求,上海地铁1号线、2号线在末班车后延长运营80分钟,一直开到了2015年1月1日凌晨。  上海申通地铁集团的流量显示,截至2014年12月31日22时40分,全路网客流超过1003万人次,是2014年度第7次刷新纪录。  2014年12月31日这天,上海地铁全网创下1028.6万人次的历史新高。14条线路中有12条创下单线客流新高。  上海海事大学大二张仁杰和两个朋友一起,就在这人山人海中来到外滩。她19时到达时,马路还是通的,外滩的观景台很挤,但人仍可以在上面行走。到了23时,整个外滩变得特别拥挤。  她也不明白这一天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在外滩上。她周围的很多人都在议论,以为外滩会有灯光秀。她和朋友查询得知,灯光秀移到了外滩源。她们步行不到十分钟到了外滩源,又发现要凭票入场。  23时左右,对外滩感到失望的张仁杰和朋友决定去对岸的浦东看夜景。去外滩的人太多了,而她是逆流而行,警察让他们靠在马路旁边的墙边行走,她感到自己像是被“赶着”到了地铁站。地铁站更是拥挤不堪,她看到几个外国人出站时直接伸腿跨出了检票口。  就在她离开外滩半个小时之后,23时32分,上海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了两张显示外滩人潮“壮观”的图片,表示“外滩已近饱和”,“虽然人多,但秩序还算有序”,希望在现场的市民配合民警和武警的指挥。  23时30分,一位名叫“Direction—”的网友发图说,“外滩都踩踏事件了,太恐怖”。但61分钟后,上海市公安局针对这位网友表态:从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看到,外滩有游客摔倒,执勤民警立即赶到围成环岛,引导客流绕行。警方提示大家听从民警指挥,有序退场,切勿推搡。  官方事后通报,真正的事故发生在23时35分许。根据人们的回忆,踩踏发生在陈毅广场通往外滩观景平台的楼梯处,人流有上有下,一些人摔倒造成了混乱。事故原因众说纷纭,正在调查。  23时35分左右,19岁的上海大学二年级学生姚岳龙正好走到楼梯口,他和同学的目的地是登上观景平台。观景平台是一个高出地面三四米的长廊,1500米长、30米宽,从这里可以眺望黄浦江畔。  姚岳龙本来没打算到外滩,有同学提议出去“跨年”,商量地点时,他们以为外滩跟往年一样会办灯光秀,而且觉得外滩跨年“有意义”。更何况,外滩的夜景很美,平常日子也总有人去逛。他记得,当天的气温也是这段时期以来比较暖和的。  走到距离楼梯口还有二三十米的时候,姚岳龙就听到楼梯上声音嘈杂,有人在大声说着什么。离楼梯口十多米处,他就无法再往前走了。与他反方向的人群中有人说“前面出事了”,上面也有人在喊“往后退吧”,先是零星的喊声,后来声音越喊越急,越来越整齐。  一份现场视频显示,在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中,几个在楼梯上的年轻人做着手势,齐喊“往后退,往后退”,一度盖住了尖叫。  他说,大家根本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以为是上面的人想下来才对下面喊话,因此没当回事,没怎么动,甚至还想往前凑。从他的位置,只能看到那条往上的斜坡“全都是人头”。  过了一段时间——据他估计是一二十分钟,陆续有人被抬下来,因为楼梯太挤,有人从楼梯的侧面往下“递”人。这时离得最近的人们意识到出事了,慢慢散开,让出十多平方米相对松散的范围。被抬下来的人就被放在那个范围。姚岳龙听到有人焦急地询问谁会急救。有人帮忙在为伤者做人工呼吸。他还看到,几个大学生模样的人着急抬人,还喊旁边人一起帮忙。在警察和医生到场之前,这些迎接“跨年”的人在试着自救。  一些伤者就躺在姚岳龙的面前。他看到,被抬下的伤者看起来都没有意识。其中一个男子,衣服被扯开了,胸腹位置能够看到红色的印子。  当时的环境太吵,姚岳龙没有听到求救声,只听到有人在哭喊。他听出有几个人在喊同一个名字,应该是在寻找共同的亲友。据外滩上的不少人回忆,在人海中,即使距离很近也很容易被冲散。  姚岳龙还注意到,现场有一位女士,拿着扩音器喊话,告诉人们有人受了伤,呼吁人们让路。过了不久,一队警察到场,疏散人群,腾出了更多地方。  这一切,距离此处约有四五十米、站在外滩观景平台另一个楼梯上的吴俊锋浑然不知。他说,外滩上的声音很多,外圈的人的声音和里圈的声音混在一起,只要隔开五米、十米就听不到也看不到什么。  关于人群的密度,吴俊锋形容,等到他零时三十分离开现场时,即使大批人都已散去,他过马路时仍然被挤得整个人处于倾斜状态、双脚半离地。警察一再提醒人们“不要低头”以免发生意外。他身边的一个朋友着急如厕,被挤得抱怨连天。凌晨两三点,路上依然行人众多。  在外滩上这个很小的点位发生悲剧的时候,大规模的人群突然开始了快乐的新年倒计时。姚岳龙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吸引,掉过头,看到华丽的上海中心顶部外墙上显示了倒计时,人们在自发跟着读出“五——四——三——二……”  当时正在观景平台上、距离出事的楼梯口只有三四米的上海大学三年级学生张运伟,则看到了东方明珠塔的120秒倒计时灯光。特别是在最后十秒,他听到人们的声音加大了。  原本就是冲着跨年倒计时来到外滩的姚岳龙,在这一刻感到了巨大反差导致的悲伤——一边是迎接新年的欢呼,一边是送走生命的哭喊。他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大家倒数的时候,自己突然想起,再往外那么一点点,四周的大部分人还都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他们的倒数声音很大,冲击的感觉特别强,很难过,有点想哭的感觉。”  外滩的这个夜晚原本应是美好的,虽然没有人们期待的灯光秀。天空中飘着一些承载美好愿望的孔明灯。  姚岳龙则看到,其中一盏差点就落到了观景台。但在那万众欢腾的时刻,他面前满目狼藉,到处是散落的衣服、鞋子、围巾和手袋。  他在20多分钟后离开,在马路上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他走了一个多小时后,仍能听到救护车的鸣笛。他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人死去。  张运伟也没有想到。他和朋友在观景台上逗留了一个半小时后,23时30分左右,来到了出事的楼梯口附近,打算跨年倒计时完就从这里下去。那是距离南京东路地铁站最近的一个口。  23时40分左右,他看到楼梯扶手上有警察,告诉让大家不要再往下走,指挥他们离开这里,退到别的出口。  他在凌晨零点二十分感到了后怕。当时他已从别的出口绕到了陈毅广场旁边的马路上,一些伤者已经被转移到马路上。他看到地上躺着几个人,面色发青,有人在给他们做心肺复苏,有警察对伤者喊“不要睡、坚持住”,外面的警察拉起了人墙。  根据在场者拍到的视频,现场不断有“注意安全”、“往后退”、“让救护车进来”的声音和警哨声。  网友“小铁炼钢ing”描述,警方维持秩序时,周围有人自发手拉手挡住人潮为伤者留出安置的地方,为救护车留出通道。  吴俊锋距离警察的人墙只有几米的距离,并且站在楼梯的台阶上,他能清晰听到警哨的急促声,也能看到,有的伤者被搀扶着上了救护车,也有人不断被抬过来,满脸是血。直到零时三十分,警察的人墙内仍然躺了好几个人。  救护车则开得飞快,以至于他和朋友祈祷它们不要撞到行人。他们隔着窗户看到,医生在飞驰的救护车里给伤员做心脏起搏。  不过,悲剧发生的这个夜晚,在外滩,在整个上海,多数人对此并不知情。当晚23时53分,上海市政府新闻办还发了一组有关预告已久的5D灯光秀的图片,“一起迎接跨年的激动一刻吧”!  2015年1月1日凌晨3时47分,一个名叫王宁的上海年轻人在社交网站上发了包括自拍照在内的7张照片。他说:“第一次现场看灯光秀实在是赞爆了!”  那的确是一场如梦如幻夺目的秀。在教堂的外墙上,表演者用灯光展示了本土的兵马俑、青铜器、青花瓷、活字印刷术和舶来的F1赛车、马术等。而在教堂前的升降舞台上,年轻人载歌载舞。灯光秀出“新年快乐”四个大字时,很多人举起手机拍照。  王宁描述自己当时看上海的感觉,是当地作家郭敬明作品《小时代》里流露的“那种纸醉金迷的感觉”!他感慨:“2015!大家一起好好过!”  就在这个年轻人抒怀的十几分钟之后,凌晨4时1分,官方通报了外滩陈毅广场上的踩踏悲剧。死者中年龄最小的16岁,最大的也只有36岁。他们送走了2014年,但没有如愿迎来2015年。  人们翘首以盼的“上海中心”那个最盛大的仪式也没有到来。事故发生后,上海市政府通知,原定1日晚间举行的上海中心元旦亮灯秀取消。  一位参与伤员救治但要求匿名的上海长征医院护士称,不到凌晨一点,自己从外滩“跨完年”回家,正准备睡上一觉迎接美好的新年,还没来得急换上拖鞋,就接到通知去了医院。清创室里躺着一具具年轻的尸体,那是10条年轻的生命,他们身上的手机还在响个不停,“估计是来自家人的新年问候”。  本报上海1月1日电(原标题:上海外滩:新年与生命的倒计时)编辑:

分类:美文

时间:2016-10-09 10:33:22